体能周报(3月11日)

且在后疫情时代,消费者仍保持较高的对健身消费的支出意愿,家中健身场景带来的相关消费需求如:健身器材、健身管理类应用、健身游戏、个性化健身私教课程等或迎来增长。

“出去吃好吃的”、“减肥塑身”、“去旅游”、“逛街购物”及“聚会聚餐”等是消费者表示疫情结束后自己最想做的事情的重要内容,疫情结束后行业或迎来一波集中性消费行为。

【解读】

希望健身房能撑到这一天吧。

9.【 50万体育老师或许是疫情期间最累的主播

据2018全国教育事业统计显示,仅中小学体育教师就达55万人。

有关“体育老师上网课”的话题在互联网上引起了广泛讨论,体育老师们为了提高教学质量以及学生们的学习兴趣,可谓“八仙过海,各显神通”。

有的老师为了能够让同学们更加直观地看到整体动作,特地空出一个大教室,然后示范慢跑、抬腿等动作,偌大的教室里只有自己一个人。

特殊时期,这所学校的体育老师们“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拉上亲戚当陪练,拖鞋打冰球,原地耐力跑,还有拿纸板练习跳高……真是脑洞有多大,课堂就有多大。

江西丰城的一位体育老师为了在直播中带着学生一起运动,在自家阳台利用大米、大瓶矿泉水和枕头作为健身器材,在线给同学们示范标准 ‍动作。

江西丰城的一位体育老师把大米当做健身器材,为学生们直播上课。

一堂成功的体育课,除了老师的尽心尽力,当然也离不开学生们的配合。有的老师会选择留课后作业,学生完成并且录制视频上传;而有的老师选择在线监督,这也让原本在家葛优躺的同学们不得不换掉睡衣,精心梳洗一番,再套上闲置已久的运动鞋,以避免让老师同学看到日常的邋遢模样。(中新社)

 

-营养科学-

10.【Cell子刊揭示:甜味剂+碳水化合物更伤身】

随着低热量甜味剂在食品、饮料、药物等方面的广泛应用,关于它在健康方面影响的争议也越来越大。一些科学家认为,长期食用甜味剂将对大脑及新陈代谢产生负面影响。

《Cell Metabolism》发布的一份新研究报告提出,或许有害的不是甜味剂,而是甜味剂与碳水化合物的组合。

在实验中,研究人员招募了45位20-45岁、很少食用甜味剂产品的志愿者,让他们随机饮用由三氯蔗糖、蔗糖、麦芽糊精(一种不甜的碳水化合物)调制的等甜饮料,并通过口服葡萄糖耐量测试(OGTT)(或单次抽血)、感觉测试和神经影像学检查观察了志愿者饮用前后的变化。

检测结果表明,与单独饮用三氯蔗糖或蔗糖饮料相比, 饮用三氯蔗糖和麦芽糊精组合(Combo)的志愿者在第一阶段(0-30min)胰岛素的反应更大,第二阶段中(0-120min)三氯蔗糖组(LCS组)和Combo组的胰岛素变化也不同。

研究人员认为,可能是人们同时食用甜味剂与碳水化合物时,肠道给大脑传递了错误的信息。该报告的第一作者Dana Small说,“肠道对三氯蔗糖和麦芽糊精敏感,并且向大脑发送两倍于实际热量的信号,日积月累,这些错误的信息可能会通过改变大脑和身体对甜味的反应而影响健康。”

尽管这项研究存在着一些不足,比如样本量过少、与志愿者接触时间过短、仅检测了一种甜味剂等,但是它提出了一种新的观点,并提醒我们,虽然甜味剂没那么糟,但是从健康的角度出发,甜味剂最好不要和碳水化合物一起食用,尤其是在甜味剂被广泛用来制作代糖食品的情况下,更应慎重选择。(生物探索)

【解读】

长期体内胰岛素的剧烈变化会更容易患上一些代谢疾病,如糖尿病等。

 

-竞技体育-

11.【“孙杨事件” 舆论反转,官媒带头批评】